[富凱IPO財經]

富凱IPO財經
既有深度 又有溫度。
富凱IPO財經-研報解讀、上市動態分析。

超萬名催收人員,年利潤過億,信用卡催收霸主赴美IPO

更新時間:2019-10-28 11:10點擊:來源:東方財富網作者:

美國東部時間10月23日,中國最大的催收機構之一湖南永雄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(下簡稱“湖南永雄”)披露了招股書。招股書顯示,湖南永雄計劃募資不超過2億美元。財務報告顯示,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,湖南永雄分別實現營業收入7.58億元和5.15億元,凈利潤分別為1.24億元和3230萬元。

上半年凈利潤僅3233萬元

招股書顯示,湖南永雄計劃募資不超過2億美元。2018年10月11日,湖南永雄即向SEC提交了DRS,隨后歷經三次修改,方于10月23日正式對外披露招股文件,前后歷時一年有余。此次上市成功將讓湖南永雄成為國內首家在美股上市的催收機構。

招股書顯示,截至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,湖南永雄營業收入分別為5.59億元、7.58億元和5.15億元,毛利潤分別為2.07億元、2.38億元和1.33億元,凈利潤分別為1.09億元、1.24億元和3233萬元。

不過,財務數據顯示,湖南永雄的凈利潤出現下滑。2018年上半年,湖南永雄凈利潤為4740萬元;2019年上半年,凈利潤為3230萬元,同比減少32%。

從數據看,在監管始于2018年的打擊暴力催收、整頓大數據市場的全國行動中,湖南永雄的催收業務和業績還是受到了一定影響。

招股書中,湖南永雄解釋上半年業績表現乏力的原因是,2019年上半年,公司關閉了大約20個新開的地區辦公室,并在二季度對公司業務進行了一次全面的合規評估。

湖南永雄稱,6月份以后,公司業務逐漸恢復穩定增長,并列舉數據證明,2019年7月和8月,公司的營業收入為2.17億元,營業成本為1.42億元,毛利潤為7415萬元,毛利率34.2%。

截至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6月末,湖南永雄經營活動產生的凈現金流為1.37億元、6367萬元和3757萬元;同期,公司的現金余額為4483萬元、6181萬元和9346萬元。

數據顯示,湖南永雄的催收服務傭金率雖然一直維持較高水平,但也呈現逐年下滑趨勢。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,湖南永雄的實際傭金費率分別為44.3%、39.8%和35.3%。

信用卡債務催收貢獻7成收入

2014年,周小芳與其他股東成立了永雄投資。2015年7月,譚曼向周小芳及另一位股東購買永雄投資的94%及3%股權。股份購買完成后,譚先生和周女士分別持有永雄投資的97%和3%的股權。同年,永雄投資更名為永雄集團。

湖南永雄的主要業務是金融債務催收服務,其合作伙伴主要是商業銀行和消費金融公司。招股書顯示,湖南永雄為全國十大商業銀行中的7家提供催收服務。根據艾瑞咨詢的研究報告,在應收賬款總值和雇傭催收人員數量方面,都是中國最大的信用卡逾期債務催后服務商。

招股書顯示,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個月,湖南永雄的收入中72.3%來自信用卡逾期賬款催收,27.7%來自互聯網貸款催收。

招股書顯示,湖南永雄主要業務是對信用卡劣級應收欠款進行催收,所謂劣級,是指逾期時間超過6個月或12個月的貸款。通常來說,逾期1-3個月的貸款會由金融機構自營催收處理,4-6個月之間的轉交給外部催收機構。6-12個月或者12個月以上的欠款由于較難收回,所以承接的機構較少,但這也意味著催收費率較高。湖南永雄占據的就是這一細分市場。

招股書顯示,中國催收服務市場極其分散。目前,全國共有3000多家金融催收機構,僅信用卡催收機構就有1000多家。根據艾瑞咨詢報告,在信用卡劣級應收欠款領域,湖南永雄的應收賬款總額和催收人員數量,都排名第一。

截至2018年12月31日底以及2019年6月30日,湖南永雄的應收賬款分別為人民幣362億元及人民幣289億元。截止到2019年9月底,湖南永雄在催的逾期貸款總額為446億元。

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,湖南永雄催回的應收欠款總金額分別為14.36億元、20.54億元和15.56億元,90%為劣級應收欠款,2018年和2019年,湖南永雄催收的劣級逾期欠款分別為1.5億元和2.2億元。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,每位催收人員每月貢獻的傭金為8700元、9900元和9700元。

根據艾瑞咨詢的報告,在信用卡催收領域前五名機構中,湖南永雄無論是應收賬款規模,還是雇員數量都接近第二名和第三名的一倍。

招股書顯示,中國逾期消費貸款規模增長迅速。2013年,逾期消費貸款余額為4686億元,2018年增長至2.03萬億元,預計到2022年,逾期消費貸款余額將達到3.84萬億。按逾期時間來劃分,初逾(1-3個月)占比5.6%,次逾(銀行4-12個月;其他消費金融機構4-6個月)占比18.6%,劣級逾期(銀行:12個月以上,其他消費金融機構:6個月以上)占比41.3%。

按次級應收款的來源劃分,2018年,信用卡次級逾期欠款總額2740億元;互聯網消費貸款逾期金額為387億元;2022年,信用卡次級逾期款總額將達到1.07萬億;互聯網消費貸款逾期金額將達到1202億元。

劣級逾期貸款的特征是回收率低、進入壁壘高,同時回報率高。招股書顯示,劣級逾期貸款的傭金率明顯高于其他逾期貸款的傭金率。根據艾瑞咨詢的數據,次級逾期貸款的傭金費率為回款本金的10%-25%(逾期3-6個月),或者30%(逾期7-12個月),但劣級逾期貸款的傭金率高達本金的35%(逾期12-24個月),甚至40%(逾期24個月以上)。

招股書顯示,湖南永雄的主要收入來自信用卡逾期賬單催收。截至2017年,2018年以及2019年6月30日的六個月中,湖南永雄分別從信用卡應收賬款催收服務中獲得5.75億元、6.1億元和3.72億元收入,分別占總收入的96.6%,80.5%和72.3%,從包括互聯網消費貸款的其他催收服務中獲得1862萬元、1.48億元和1.43億元,分別占總收入的3.1%,19.5%和27.7%。

催收人員超萬人,月均薪酬5573元

雇員方面,截至2019年6月30日,湖南永雄在全國29個城市的運營中心擁有10915名全職催收人員,占員工總數的95%。其中包括1109名資深催收專家,他們擁有至少2年的工作經驗。截至2019年6月30日為止的六個月,永雄催收人員的月平均催款額達到人民幣27385元,比2018年同期增長27.5%。

催收行業是非常典型的勞動密集型行業。招股書顯示,人力成本在湖南永雄的支出中占比較高。2017年和2018年,公司員工成本分別為3.42億元和4.55億元,平均雇員薪酬為4733元和5573元。

眾所周知,催收行業的風險之一是合規風險。湖南永雄在招股書中坦言,被催收人對催收行業的投訴可能引起公眾及監管機構的高度重視,并可能引發政府調查或聲譽受損。自成立以來,湖南永雄曾因為被催收人投訴3次,導致3家客戶停止了與公司在部分地區的業務合作。

前兩大客戶貢獻60%收入

此外,招股書亦顯示,湖南永雄對客戶的依賴度較高。

數據顯示,截至2017年,2018年和2019年6月30日,湖南永雄的前五名客戶貢獻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99.2%,90.2%和79.2%。其中,截至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,前兩名大客戶貢獻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46%、70%和60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湖南永雄的第三大客戶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別貢獻了1.12億元和7108萬元收入,分別占當年總收入的26%和11%,但2018年來自該客戶的收入僅有636萬元,在總收入中占比1%

免責聲明:[富凱ipo財經]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,如內容侵權請聯系:ipofinance#foxmail.com#@



官方微信公眾號
成本人片在线观看免费_日本熟妇一区二区三区丰满_色综合另类小说图片区_国产精品视频2023免费网站